分享到:

業界聚焦“后疫情時代”中國電影面臨何種機遇和挑戰

業界聚焦“后疫情時代”中國電影面臨何種機遇和挑戰

2020年08月10日 21:04 來源: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業界聚焦“后疫情時代”中國電影面臨何種機遇和挑戰
    多位電影人線上線下共議當下中國電影面臨的機遇和挑戰,為中國電影征服全球市場貢獻智慧。 陳靜 攝

  中新網上海8月10日電 (記者 陳靜)新冠肺炎疫情讓中國電影業在近6個月的時間里寂靜無聲。疫情形勢平穩之下,電影院線重啟,業界摩拳擦掌再出發。互聯網時代,疫情之后的中國電影行業如何乘風破浪,一路向前?

  記者10日獲悉,復旦大學管理學院“瞰見”云課堂開講,多位電影人共議在互聯網時代,流媒體迅猛發展的當下,中國電影面臨的機遇和挑戰,為中國電影征服全球市場貢獻智慧。

  在主題為“電影行業一路向前”的云課堂上,遠在新疆的導演王麗娜線上亮相。據悉,院線重啟上映的第一批電影中就有她導演的《第一次的離別》。王麗娜透露,受疫情影響,影片《村莊音樂》拍攝受到影響,整個夏季的戲不得不被放棄。

  壞兔子影業CEO劉輝直言,有一些電影制片環節基本停滯。但劇本創作一直沒有停。他說,疫情期間嘗試在線開會,集中創作,這增加了很多思考,使劇本的打磨更加完整、更具潛力。“院線重啟,我們第一個電影被排入了第一批上映名單。”

  疫情期間,專注做動畫電影的東方夢工廠有新片完成了后期制作。東方夢工廠原CEO朱承華坦言,從后期新項目啟動融資的角度來說,影響很明顯。但他認為,這是一次機會。“前幾年我們習慣于高速發展,慢下來對于劇本的打磨、項目慎重立項更有幫助。投資的節奏可能更健康。”

  互聯網時代,網絡視頻“搶走”了大量傳統電影觀眾,對電影業沖擊日漸明顯。中國是全世界過去五年中唯一電影票房維持高速增長的市場。朱承華表示,未來是互聯網、短視頻的時代,中國電影到了“十字路口”。他認為中國電影到了該從單純追求數量、速度、效率的驅動轉型到質量驅動。

  短視頻成長速度勢不可擋。朱承華坦陳,短視頻能給人更高頻次、更強有力的刺激,年輕一代在內容消費上已習慣于這種刺激。“就像現在很多的視頻語速都要調到1.5倍或者2.5倍,聽慣了,再聽正常語速就覺得不耐煩了。”不過他直言,電影讓人深度思考,帶去高層次、內在的精神探索。

  在劉輝看來,電影的魅力在于能讓人體驗無數種不同的人生。劉輝認為,電影是藝術和人文的體現,背后有很多哲思。它體現人們對自我,對宇宙、對世界、對未來的看法。“人們之所以到電影院去看電影,更多享受的是一種儀式感。”“每次坐在電影院里,我會全情地沉浸在一個人的一生,看主人公的選擇以及這些選擇帶來的后果。我能獲得對人生、世界,對親情或者愛情的更多理解。”他相信,電影業發展會越來越蓬勃,市場巨大。

  朱承華亦認為,在流媒體平臺發展壯大的今天,未來電影創作者的空間會越來越大。劉輝表示,流媒體平臺延長了整個電影的生命,“不管在什么時候,都能看到想看的電影。”

  科技手段會給影視產業帶來怎樣的影響,引發思考。朱承華表示,技術促進內容表現和藝術表達。他舉例說,VR對創作幫助很大。很多VR工具使得創作者能夠直接在三維空間里畫分鏡頭,減少了當中“翻譯”過程,導演和編劇的很多創意能夠得到及時、直接的反映。

  中國電影市場規模雖然已經很大了,但是與之相對應的文化影響力依然不足。《功夫熊貓》是第一個真正意義上以中國文化為主題,走向世界的電影,被認為是一個成功的標準線。致力將中國的電影推向全球市場的朱承華表示,電影文化吸引力和電影水準成正比。“如果我們只是去拍所謂的原汁原味的中國文化的電影,那么電影票房回收的范圍就只能限于中國的市場。”朱承華認為,向世界講述中國的故事是情懷使然,更是中國電影走向全球市場的必經之路。 (完)

【編輯:朱延靜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幸运飞艇官网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