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張海迪曾給她寫信 這位腦癱女孩靠1根手指敲出8本書

張海迪曾給她寫信 這位腦癱女孩靠1根手指敲出8本書

2020年08月11日 09:49 來源:中新社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腦癱女孩靠1根手指敲出8本書,張海迪曾給她寫信……

  她雙手變形、無法行走、話說不清

  卻身殘志堅

  靠著1根手指,敲出8本書

  以文字丈量世界

  坐在輪椅上“奔跑”

  圖為王憶。 受訪者供圖

  她就是青年殘障作家王憶

  張海迪贊其為“不倒的生命之樹”

  王憶說,文學

  讓自己多一雙認知世界的眼睛

  輪椅上的青春

  每一處都足以逗留欣賞

  “命運給了判決也不放棄”

  “當她經受多舛的命運、疾病的折磨、坎坷的經歷,那又能怎樣呢?冰雪遲早都會融化,小草會生長出堅韌的新芽,陽光會照耀在稚嫩的臉頰。堅強而喜悅的焰火,最終將在寒冷中溫柔綻放。”

  在最近出版的長篇小說《冬日焰火》里,王憶寫下這樣一段文字。

  1989年寒冬,王憶出生在江蘇鹽城。父親王鳳剛告訴記者,王憶出生時,因母親羊水破裂等因素,導致她長時間缺氧窒息,從此落下小腦偏癱的后遺癥。

  這場意外不僅使王憶雙手變形、無法行走,甚至不能正常與人溝通說話,只能坐在輪椅上。

  圖為王憶。 受訪者供圖

  見過王憶的人都知道,她每說一句話都要拼上全力,在常人看來再正常不過的洗澡、穿衣、吃飯,對她來說就像上戰場一樣,是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

  然而,這場“命運的判決”并沒有限制她對未來的向往。

  “一路的堅持,只為遇見最期待的風景。所以我愿意盡自己全部的力量,追逐一個美好的方向。”31年來,王憶坐在輪椅上,以特殊的姿態一路奔跑。

  曹文軒贈送給王憶書,并寄語。受訪者供圖

  文學,讓她推開了與世界交流的一扇窗。

  因為無法正常上學,17歲以前的王憶,在父母和老師的共同幫助下,完成了九年義務教育,又進一步自學了大量的文學知識。文學的夢,在她的內心深處,漸漸地清晰起來。

  用手指敲出8本書,總發行字數超100萬字……從19歲起,在輪椅上,王憶用并不靈活的手指在鍵盤上逐字艱難敲擊,陸續出版散文集《輪椅上的青春》《在輪椅上奔跑》,詩集《愛,不能等》《等待春天》《愛,無止息》《在寂靜里逆生長》等。

  王憶參加文學活動。受訪者供圖

  現在的王憶參加各種寫作大賽,不斷獲得榮譽;她成為中國作協的會員,江蘇省作協簽約作家,取得文學創作三級職稱;同時,她還先后獲得“江蘇好青年”“南京好市民”等稱號。

  “很多人都會覺得,我用一根手指打字寫作,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。其實,寫作并不是我賴以生存的方式,但寫作是我必備的生活模式,只有在投入寫作的時候,我才能從意象到具象變成一個完整美好的自己。”王憶說。

  張海迪贊王憶為“不倒的生命之樹”。受訪者供圖

  中國殘聯主席張海迪曾寫信給王憶,盛贊王憶是“不倒的生命之樹”。

  張海迪在信中說:“正如王憶的詩集,那些字句告訴人們——生命曾是一株綠芽,感受到陽光的照耀,也會經受風雨的摧折,最了不起的就是那些歷經磨難還屹立不倒的生命之樹,哪怕只剩下一根樹丫,也要為藍天大地奉獻自己的綠色,王憶就是這樣一棵樹。”

  王憶特別感謝張海迪,“她勉勵我要做一棵不倒的生命之樹,我也愿通過自己的作品鼓勵更多的殘障人士發現生命的美好,展現自己的價值,做一棵永不言棄的生命之樹。”

  “不幸的王憶又是幸運的”

  在王憶的世界里,文學已經成為她的拐杖。

  在這背后,正是家人的不放棄不拋棄,讓她“得到了生命的救贖,重新燃燒的希望。”

  不幸的王憶又是幸運的。

  圖為王憶和父親。 受訪者供圖

  “記不太清楚是從哪一天開始,在哪一次的文學活動上,王爸爸推著輪椅上的女兒王憶,就出現了。以后隔三差五,我們都能夠看到王爸爸推著輪椅上的王憶來了。”

  江蘇省作家協會主席范小青感慨,“我們都清楚地知道她和她的家人所付出的常人難以體會的辛苦,我們都要向王憶和她的家人致敬。”

  圖為王憶。 受訪者供圖

  7、8個月時,當別的孩子已開始“七坐八爬”時,王憶卻只能軟綿綿地躺在床上無法坐穩,更別說是爬了。醫院最終診斷她是“小腦偏癱”,甚至醫生“宣判”其“活不過十歲”。

  得知醫生的一紙判斷,初為父母的王鳳剛夫妻霎時兩眼發直愣在那里,半天沒有說話。

  “當時就覺得五雷轟頂,但是也沒有想過要放棄。”為了給女兒治療,王鳳剛夫妻倆輾轉北京、上海、南京求醫,前后做了三次手術,幾乎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積蓄。

  小時候的王憶寫下夢想:當一名作家。 受訪者供圖

  小時候的王憶,早早對學習產生了興趣,她看見別的孩子背著書包,也吵著要去上學。王鳳剛認為,王憶雖然腦癱,依然要讓她讀書,學習一技之長。1998年,全家搬到南京求學。

  在老師的鼓勵下,王憶從小堅定了寫作的夢想,并走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。小學二年級,王憶的作文就被老師貼在教室后的黑板上;四年級時在小學生作文比賽獲一等獎;初中時在南京市作文比賽中獲得獎項……

  王憶的日記本。 受訪者供圖

  從三年級開始,王憶就開始每天寫日記,這個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。“白天看書,晚上寫作,有時會寫到深夜。我們還會帶她出去旅游,見見外面的世界,開拓眼界。”王鳳剛說。

  圖為王憶和母親。 受訪者供圖

  在父母的幫助下,王憶從生活到學習,從吃飯到穿衣,即便有千萬次“做不到”的艱難,也依然要反復練習,直到做到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
  就像《冬日焰火》里寫的,父母教會王憶的是“就算身體殘疾,也要把自己當作正常人來對待”的要求和自強不息的人生理念。

  也正是父母31年如一日的照顧,王憶才得以沉醉在文學世界里,用心書寫自己輪椅上的青春。

  “希望每個殘障者都不受歧視”

  談到目前最焦慮的一件事,王憶坦誠,“別人用不一樣的眼光來看待自己。”她希望,每個殘障者都能不受歧視,活得有價值、有尊嚴。

  “價值感與尊嚴感來源于殘疾人自身的努力,也來源于社會的認同、接納與平等對待。”透過鍵盤,王憶表達出這樣的想法。

  通過《冬日焰火》,王憶希望,人們在讀自己故事的時候,能夠體會到的,是人生的堅強自立、親人的溫暖和時間的美好。

  王憶詩歌作品研討會。 受訪者供圖

  在王憶詩歌作品研討會上,中國作協副主席吉狄馬加評價說,王憶雖然身有殘疾,但她的作品中呈現出的精神是完美的、健康的、向上的。難能可貴的是,王憶在抒情詩里面寫出了對人生和生命價值的獨特思考。

  王憶參加文學活動。受訪者供圖

  正如讀者張馨所說,王憶最難能可貴的地方,便是在喜歡并接納自己的同時,還能用文字給別人帶來力量。

  “奔跑,是人生最美的姿態。王憶一直在奔跑之中,一直在‘盡自己全部的力量,追逐一個美好的方向’。她知道,雖然遠方不一定是天堂,但‘能夠抵達的,才叫未來和夢想’。王憶用一根食指在鍵盤上奔跑,同樣是世界上最優雅、最健美的姿態。”著名教育家朱永新說。

  范小青說,王憶內心有一樣美好的東西,那就是文學,相信有文學在,王憶的笑容會一直燦爛。

  這場“鍵盤”馬拉松,“輪椅上的跑者”王憶步履不停,一直在路上。

  作者:徐珊珊

【編輯:于曉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幸运飞艇官网开奖公告